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423574309984421副本.jpg

说起阿联酋,好多人都不怎么熟悉,但是说起迪拜,顿时眼前会浮现各种土豪般的场景各种世界之最,因此,在阿联酋混迹的人对别人都说自己在迪拜,其实这些人都是分布在阿联酋的包括迪拜在内的七个酋长国,也正因为这个说法,迪拜在中国人这里成了阿联酋的代名词。

来到迪拜的人,大部分是奔着赚钱来的,大家怀揣着这个共同的目标轰轰烈烈的聚集在这个弹丸之地,生活的浮华而又现实。

有男人女人的地方就有欲望就有爱情,迪拜的中国人,自然也少不了爱情,只是,这里的爱情多了点排解寂寞谋取利益的现实感。当然,也有纯纯的爱情,就像迪拜的冬季一样,可贵而又稀缺。

迪拜的爱情故事我见证了好多,第一个爱情故事的女主角,我暂且称她为C姐。

“小三和男人是这个世界上我最讨厌听到的词!”,这是C姐曾经说过的话,她说她永远不再相信男人了也不会再有爱情,但是C姐说这话的时候我从她的眼睛里还是看到了渴望爱情的影子,所以,她怎么可能逃的了爱情。

我和C姐有过短暂的合租关系,我和她相处的很融洽,自然她的爱情的前世今生我都听她说起过。

如今已是不惑之年的C姐来到迪拜已经有十多年了,当时初来乍到的我惊讶于C姐竟然能在这个单调无聊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的地方坚持十多年。我问她,你一定很喜欢这个国家吧,能在这这么多年,她无奈的摇头,“你错了,我特别讨厌这个国家,我在这就是麻木的活,我想回去,但我回去会更痛苦……”,说这些对时候C姐似乎有些哽咽,识趣的我赶紧换了话题。

后来,在慢慢的闲聊中,C姐把曾经的过往告诉了我。C姐是标准的70后,她们那个年代上完学后工作都是包分配的。C姐的父亲是退休干部她是家里最小最宠爱的女儿,也许是被宠得太多什么家务没学会,一个四十岁的人还不如我这90后对做饭家务熟悉。C姐毕业后被分配到了一个棉纺厂当会计,属于比较轻松的活,那时的她二十出头,真是最美的青春年华。谈过几场逢场作戏的恋爱,在二十七八的时候,C姐认识了她的前夫,前夫哥是个退伍军人,退伍后在一个小公司做个不大不小的领导。前夫哥人长得不错,加上在军队锻炼了几年,腰板挺直精神抖擞,用C姐的话说,当时一眼就被他迷住了。

不用猜,这又是个郎才女貌的故事。C姐长得小巧可人,前夫哥高大帅气,俩人一见钟情,爱情来的势不可挡。恋爱中的女人情商智商都归零了,在C姐的眼中前夫哥就是所有星星中最明亮的那颗,耀眼的光芒仿佛能让全世界发亮。没过多久,C姐跟前夫哥偷偷同居了,那还是个有非法同居这个词的年代啊,没办法,谁让爱情像蜜那么甜让人抵不住诱惑呢。

后来,C姐的家人里知道了他们的事情,她爸爸因为她擅自跟人同居的事情在家大发雷霆,女儿的终身大事作为父亲的本来想千挑万选找个金龟婿,谁知,自己的女儿这么轻松把大事搞定还把所有人蒙在鼓里。俗话说的好,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C姐还是挡住所以人的压力义无反顾的嫁给了前夫哥。

新婚燕尔,夫妻卿卿我我,甜的蜜蜂都想来采蜜。结婚没过多久,C姐就怀孕了,全家人都高兴,前夫哥因为要当爹的兴奋天天哼着小曲儿上下班,他跟C姐说老婆太伟大了,伺候C姐更是效犬马之力。

有时候,生活就是这样,让你觉得一无所有放弃一切的时候,它会给你一丝希望一线转机,让你挣扎着站起来,当你一帆风顺高歌前进的时候,它会冷不丁的回头扇你个大巴掌,让你趔趄在地上站都站不起来。

剧情发展总是喜欢有转折,这不,老套的小三情节又扑面而来了。前夫哥的公司里新来了个刚毕业的女大学生,青春性感,活力四射。公司里那群没有对象的小年轻对这个女生简直都是垂涎三尺啊,恨不得天天鞍前马后随叫随到。殊不知,这个漂亮的女生刚来公司就被高大帅气的前夫哥给迷的七荤八素,时不时的找机会制造个偶遇或者单独相处的机会。女生的那点小心思前夫哥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但他好歹是结了婚的男人,家里老婆的肚子都后七八个月了,虽然老婆怀孕后他缺少了春风雨露的滋润每天火急火燎,但是道德底线在那放着,有贼心都不敢有贼胆。

都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有时候也不只是因为这蛋有缝,有的苍蝇也是长着铁臂獠牙,非要把这道德底线粘住的缝给你生生的撬开。

有一天这漂亮女大学生跑进前夫哥的办公室就开始梨花带雨的哭,她自己说是被男朋友甩了,边哭边用哀怨的眼神盯着前夫哥。前夫哥作为过来人,对这女生一通老人家式的安慰,女生哽咽着说能不能陪她出去走走散散心,前夫哥估计也是觉得送佛送到西帮人帮到底,就答应出去走走。这俩人出去散着步聊着天,到了一家酒吧门口,漂亮女生说要不进去喝几杯,到了这,感觉又到了电视剧里的老套剧情,我猜前夫哥也知道这种电视剧里的老套剧情,他既然没有拒绝,那估计也是心里有别的东西在作祟吧。

都说酒壮怂人胆酒后吐真言,喝了酒后这梨花带雨的漂亮女生更刹不住车了,借着酒劲哇哇的哭,诉说她的恋爱多么多么的艰难,她付出了多少多少,像倒垃圾一样哗哗的往外倒。喝到最后,俩人都有点喝大了,晕晕乎乎的,尤其这女生,吐了好几场走路都站不稳,前夫哥扶着她摇摇晃晃的打了个车送她到住所。还是老套的电视剧剧情,到了家里醉酒的女生拽着前夫哥的衣袖不让走,前夫哥的酒劲唤醒了被道德底线困住已久的洪水猛兽,然后,前夫哥肯定是发了短信跟老婆说自己出了个差加了个班。

偷来的情跟名正言顺的还不一样,它格外的诱惑又刺激,让人在道德与堕落之间来回沉浮,道德感来了就责怪自己,可用不了一会就堕落在情人迷乱的眼神里了。

前夫哥正式背叛了C姐有了婚外情,就在C姐挺着肚子快要分娩孩子的时候。做贼心虚的前夫哥把这一切都捂的严严实实,编造各种偶尔不回家的借口,接近临盆的C姐所有心思都在孩子身上,也不会花心思在前夫哥身上。

还是俗话说的好,纸终究包不住火。C姐生下孩子坐月子的时候,前夫哥出轨的事情被她无意间接到的小三打开的电话知道了。C姐跟我说只有经历过那样的事情才知道有多痛苦,她说她本来哗哗充足的奶水一天时间全部憋回去了,孩子饿的哇哇大哭,她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躺着。C姐说她的眼里揉不得沙子,知道事情后她思考了几天后便决定出月子后坚决的离婚,就这样,C姐做了一个最痛苦的月子。人家出了月子都白白胖胖的,她整个人皮包骨头。

C姐的姐姐看着自己的妹妹如此的痛苦打心底里心疼,为了缓解妹妹心里的痛苦,她跟C姐商量让她来迪拜散散心,这里正好有朋友在迪拜开公司招会计,C姐说她当时哪里都不想去,姐姐安慰她说就干个一年半载,心里舒服了就回去。

就这样,C姐连婚都没有离就直接飞到了迪拜。

人生永远都不会按照你计划的来,生活也不会对你三从四德,它们随心所欲,说变就变。

原本只打算干个一年半载的C姐,在我认识的时候已经在迪拜度过了十个年头。C姐说,来到这里后她很痛苦每天度日如年,没有熟悉的地方没有熟悉的亲人,可她更不愿回去面对曾经她最爱的人给予她的肮脏的一切。她第一次在迪拜一直呆到了三年后回国,回国的目的是跟前夫哥办离婚手续,前夫哥跟那个漂亮小三就要结婚了。孩子由婆婆看大的,跟C姐只有你是我妈你得给我买东西的关系,C姐更没有回去看看的动力了。

C姐说在迪拜的十年间有无数个男人曾经向她示爱,有年长的有年轻的,有打工的有做老板的,有想露水情缘的有想厮守到老的,她从来没有答应过,她说她的爱情的花朵已经彻底死了,她绝对不允许被伤害第二次。就这样,C姐一晃就到了不惑的年纪,没有了青春的朝气多了一份中年人的成熟。

C姐说她不相信爱情,我却在她眼里看见了爱情的影子,我想,她还在等待一个能够打开她心扉的男人吧。这次我真的没有猜错,她后来换了一个公司不跟我一起住了,没有多久,C姐找到了那个人,虽然,最后那个人是命运开的玩笑,可还是结结实实的惊艳了她的那段岁月。

C姐新换的那家公司是做建筑材料生意的,老板是个接近六十岁的男人,个子不高但是眉宇间有一股英气,据C姐后来告诉我,这个老板曾经是当兵的,管理起公司来也是有种军事管理的感觉,公司上下员工看着他都紧张得很。

C姐的新老板M先生不懂英语,挂在嘴边的就是Hello、Good和Ok,C姐去这个公司主要就是行政助理翻译加财务,由于阿联酋是免税国家不要求报表,自然财务工作轻松许多。

M先生出去购物会见客户办公事等基本都是依赖C姐,C姐对阿联酋每个地方熟悉的很,做起事来也是驾轻就熟。C姐说,虽然M先生不懂英语什么都靠她,但是她打心底里佩服M先生做事的决断果敢和人生态度。M先生曾经说过一句话,“这辈子最不该训也不该打的就是女人,谁打女人就不是真男人!”。在他们公司,女员工和男员工的待遇截然不同,男员工犯了错就被大骂也特骂,女员工犯了错M先生总是耐心的指出来,C姐说他很欣赏M先生的为人处事。

在阿联酋这个地方工作有一点比较特殊,房租贵的要死,一个两居室一年也得接近十万人民币,为了节省开支,大部分老板都是租一大套房子和中国的几个员工一起住的,当然可没有国内一人一个卧室那么好的条件,老板自己留一个主卧,单身男性大部分就四五个人住着高低床上下铺,夫妻或者单身女性会住单独一间。平时吃饭也是一起吃,M先生公司里男性员工多,炒菜的时候辣椒放的超级多,油盐也是多。C姐平时饮食倾向于清淡,M先生经常会格外嘱咐做一个清淡的菜,或者亲自熬一点粥和C姐一起喝。

C姐后来说,年轻人的爱情都是从一顿大餐或者一颗钻石一个名牌包开始的,我们这个年纪的爱情,也许就是从一碗粥一声问候开始的吧。

那一年,C姐经历了继前夫出轨后又一黑暗惨烈的一年。C姐的母亲走的早,哥哥姐姐都结婚了,剩下她和父亲一起,再后来,父亲续弦,C姐便有了后妈。那一年,还在迪拜工作的C姐突然接到姐姐的越洋电话,说是父亲脑血栓复发已经住进ICU,情况非常危急。接到电话后,C姐彻底慌乱,她突然感觉自己就要成为一个没有丈夫没有父母没有家庭的单身大龄孤儿了,脑袋里像倒了一盆浆糊,还是M先生立刻给她安排了回国机票,言简意赅的为C姐分析了状况,让她收拾好该拿的东西立刻回国处理,见父亲最后一面。

C姐一下飞机就直奔父亲所在的医院,C姐的父亲是国家干部,医药费什么的都是免的,治疗费用不是问题,但是医生说现在已经没有治疗的必要了,只是挂着呼吸机维持呼吸的活死人,患者毫无生的意义,请家属考虑是否要签字摘掉呼吸机接受死亡。这个时候真的是能看出男人和女人的区别了,C姐和她姐姐一直哭着不舍得放弃,C姐的哥哥直接去签字放弃治疗,这样对于父亲是折磨,毫无意义。后来,C姐他们姐妹俩还是埋怨了哥哥好一阵时间,虽然,哥哥的选择就是正确的。

安排好父亲的后事,就到了分遗产这一步。父亲没有留下什么现金资产,就一栋他和C姐的后妈住的房子,哥哥姐姐都已经成家便放弃了继承权,说把房子让给C姐,毕竟她没有家庭没有住所。从法律来讲,C姐的后妈也是要继承的,虽然但这房子的房产证是C姐的父亲和亲生母亲共同所有的,按理说后妈可以继承房子的四分之一,C姐担心后妈心里不舒服,毕竟也照顾她父亲一段时间,索性房子她跟后妈一人一半,她把房子价值的一半算成钱给后妈,房子她回国时候可以住,后妈还是有她自己的子女可以提供住所的。哪成想,后妈和她的子女们都不是省事的主,叫嚷着这房子必须都是后妈的,她和C姐父亲正式结婚了,而且天天照顾病人,C姐气的无语,父亲明明有政府安排的护工照顾。这个事情一直没有达成协议,C姐着急的焦头烂额。

后来,M先生知道了这个事情,安排了国内一个律师朋友给C姐帮忙,直接走的法律程序。C姐说,我很感动雪中送炭的人,因为可贵,我不喜欢锦上添花的人,因为多余。

事情就这样告一段落了,C姐安排好家里的事情又飞回了迪拜。事情是过去了,失去至亲的痛苦把她折磨的瘦了一大圈,C姐说那段时间她一直恍惚着,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是一个在船上和大家一起航行的人,突然被扔到了一个荒无人烟的岛上,没有吃的没有喝的,就这样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呆呆的躺在岛上,眼前一片黑暗。

那天到迪拜的时候,M先生亲自开车去机场接的C姐,见到了M先生,说不上来为什么,像是见到了一个亲人一般,C姐突然就扑在M先生肩上大哭,不是情侣那样的亲密拥抱,只是真诚的朋友间在患难中的安慰。

回到家后,M先生为C姐煮了点粥,跟她说了句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话:没有什么过不去的,生活是你自己的,每个微笑的人背后都有别人不知道的痛苦。

那天晚上M先生和C姐坐在海边聊天聊到很晚,M先生第一次告诉C姐他的故事,他很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就去世了,爷爷奶奶过着苦日子把他拉扯大送他去当了兵,后来他退伍复员后他的首长给他介绍了一个姑娘就是他现在的妻子,妻子是个富裕人家的女儿,在岳父的资助下他和妻子开始创业。结了婚才发现,妻子是个蛮横又强势的女人,对着M先生大吼大叫甚至侮辱他是靠着她们家,动不动就怀疑M先生和别的女人有关系,光女客户就骂走了好几个。M先生从来不愿意跟她争执,但是夫妻关系名存实亡,除了儿子是两人唯一的联系外。后来,儿子也成年了,他们的公司在迪拜开了分公司,M先生说迪拜的公司是在儿子名下的,国内的公司是在妻子名下。他就像是个打工跑腿的,往返于迪拜和中国,大部分时间在迪拜负责这边的公司。M先生说,妻子跟自己没有感情了,儿子也被教育的站在妈妈一边,他活得挺累的,但是为了下一代不再辛苦,只能选择坚持。

C姐看着眼前这个有着军人气质的接近六十多的男人感慨万千,没想到堂堂的大公司老总也有如此多的无奈,生活啊,真的是谁都没有放过。

海边烧烤的欧美年轻人们拿着音响听着歌,一首悠扬的英文情歌随着海风缓缓的飘来,C姐望着静静的海面看着坐在身边的M先生,然后轻轻的把头靠在了M先生的肩膀上,M先生没有拒绝她,两个人就这样相互依偎着,好像孤独的极寒之地两个依偎在一起取暖的人。C姐说,那天之后她肯定她是爱M先生的,但是他们也是不可能的,也许,他们就这样远远的看着近近的依偎着足矣。M先生应该也是爱C姐的,他不喜欢强势的女人,C姐的善解人意体贴温柔让他感到了许久没有的温暖。

到了这个年纪,真正的爱情就不再是如年轻人一般轰轰烈烈了非要身体精神全部占有的霸气了,只是内心静静的体会互相支撑,彼此相伴吧,就如醇香的不动声色的红酒。

后来,C姐还是离开了,被M先生的妻子当作小三开除了。在世俗里,C姐和M先生有了感情就是小三,可在我的心里,他俩是患难中彼此温暖的知己,如果是小三,C姐从来没有要求M先生买过任何东西给她,甚至两人出去吃个饭都是C姐抢着买了单。

公司里有一个好事的员工,因为手脚不干净被M先生开除了,谁知这员工记了愁,写了一封匿名信发到M先生妻子的邮箱。本来多疑又强势的女人怎么能受得了,即使跟M先生没有感情了。当下找了个工作借口让M先生回国一趟,然后扣下M先生的护照把他留在国内,自己飞来了迪拜。

后面的事情自然不必说了,一番鸡飞狗跳乌烟瘴气,反正C姐离开了,被羞辱了一顿离开的。

C姐说她当时很平静,她觉得自己是该被羞辱的,自己当初最讨厌的就是小三,怎料自己最后也没冠上了小三的帽子,谁让自己爱上了有妻子的男人呢。C姐后来把所有行李搬到了朋友那里,再后来她是否回国还是在迪拜我已经不得而知。

爱情,怎么说呢,有时候并不等于婚姻吧。婚姻并不是爱情的保护伞,不相互珍惜在婚姻里爱情照样离你而去。爱情,重要的是过程,而不是结果,本来两人相识相恋的过程才叫爱情。C姐这样的人有数不清的无奈和悲催,却又不能说上帝不公,谁能怨恨上帝呢,也许,经过所有苦难后就到了艳阳天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X3.4  © 2001-2020 菲阅不可.